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7957|回复: 11

[现代文学] 原创连载《私募》: 真实再现金融大鳄股市与期货市场的生死博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2 23: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坐而论道(第1节)

  北京宛平西八十里,有一山,气垫雄伟,山上有三峰,山峰傍有二处深潭,因潭边多柘树,因此而得名-潭柘山。山里有一寺庙,因庙后有龙潭,庙前多柘树,寺名也就名之为潭柘寺。其寺最为古老,相传比北京建城还要早,古人有谚语:“先有潭柘,后有幽州”。寺内殿宇崇闳,亭榭精致,院内遍植清竹,竹下是流泉,泉声清冷,与山中飞鸟和鸣相谐,如琴筑之响,细而不沉。因潭柘寺灵气袭人,又加之风景绝佳,多少年来,香火一直很盛。
  潭柘山半山腰处,有人开辟出一大块地,倚山植梅数千株,中无杂树,故人称“梅园”。梅园旁边有一小酒馆,因靠近“梅园”,而取名为“赏梅酒馆”。
  一九九九年,早春的一天,来潭柘寺上香许愿的人极多,原本艳阳高照,突然之间,朔风四起,彤云密布起来,就在人们惊诧万分之际,雪花纷纷扬扬漫天飘落下来。那些来上香的客人,原认为这早春的雪下不了多久,也不会太大,谁知这鹅毛大雪愈下愈大,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他们中间有一个年轻人,见这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无休无止,下个没完,不耐烦起来,踏着没脚深的雪,迎着北风迤逦下山而去。那时,雪下得正紧。
  走到半山腰梅园处,酒馆门口站着老板,见他独自一人下山,便招呼他,“年轻人,下这么大的雪,为什么还要下山?”“我要赶车,回去还有事情。”“这么大的雪,山下的公交车就停了,哪能回得去?还不如进来喝点酒暖和一下身子-,再说,梅园里的梅花开了,您不看看?”
  年轻人一听,暗忖道,“梅花开了?这早春的梅花可不得不赏。”这人极爱梅花,能在潭柘山看到早春怒放的梅花,真是难得幸运的事,他心里想着,便走进了酒馆。酒馆后门同梅园相通,一进酒馆便闻到一阵似有似无,淡淡的梅香,他顺着通道进去,见梅园里花海连天,迎着大雪冲寒怒放,心神不由为之一荡,便高声叫道,“老板,给我烫壶酒,再来两个菜,我要在这儿喝酒赏梅。”老板应了一声,便吩咐服务员去厨房为他烫酒。
  这时,从门外又走来一位衣衫破烂,手拿竹筒的老道士,他对老板行了个道礼,笑道,“老板,行个善,给我来一壶酒,暖暖身子。”那老板,脸色一沉,说道:“我这儿也不是道观,凭什么让你白吃白喝?上几次的帐你还没结,等帐结完了,你再来吧。”那道士见老板如此,又行了个道礼,说,“我下次一定将您的账结清。”老板不耐烦起来,挥着手说,“你每次都这说,下次结清账,可哪次结清了?快走,快走。”
  年轻人见老板如此,便从梅园里走了过来,对那道士微笑道,“道长,恰好我一人喝酒无趣,能不能过来一起边喝边聊?”那老道士细细打量了他一会儿,笑着说,“好,好,我也正想找人喝酒哩。”
  老板见年轻人要请那道士喝酒,很是诧异,对他说道,“这老道是个白吃白喝的主儿,你还请他喝酒?”年轻人笑道,“这大雪天,遇见了,便是有缘人,你不要说了,快上酒。”老板见说不动他,便悻悻然进里屋催促服务员烫酒去了。
  片刻,酒烫好,菜也好了,年轻人又要了一个燃着酒精块的锅仔,让服务员端到梅园的曲廊里一间带有暖气的屋子里,与道士边喝边聊。
  道士问他,“有缘人,请问尊姓大名?哪里人?”年轻人忙回答,“林康,黑龙江大兴安岭人。请问道长的法号?仙观何处?”那道士笑道,“法号无尘,云游四方,居无定所,现暂居在潭柘寺。”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9-9-12 23: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坐而论道(第2节)

两人面对着怒放的梅花,闻着似有似无,丝缕不绝的梅香,边吃边聊,很是快活。
  无尘道长问道,“你到潭柘山来做什么?”林康一笑,说道,“此事说来好笑,前几天做了一梦,梦见有人指引到潭柘寺来上香许愿,说是极是灵验。第二天晚上又做了同样的梦,我很惊诧,于是今天就来了。这种事很是奇怪的--,呵呵,道长,不要笑我。”“我哪能笑你?世上本来很多事都是因果相辅,道玄相成的,我哪能笑你?”他略一沉吟又问林康,“你许的是什么愿?”林康摇头笑道,“不能说,不能说,一说出来就不灵了。”道长也哈哈大笑起来。两人同时举杯,一干而尽。林康又为道长斟满了酒,自己也倒上了一杯。
  “小兄弟,你信佛还是信道?”无尘道长问林康。“我既信佛也信道,都信。”无尘道长“哦”了一声,问道,“可看过《道德经》?”
  林康清了清嗓子,朗声诵道,“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无尘道长拍手笑道,“小兄弟,了不起呀,象你这样的年轻人竟然能如此顺畅地背诵《道德经》,真是难得。”他望着林康,拈须微笑,说道:“既然小兄弟与我道家有缘,我就为你占上一卦,算一算你的前世今生。”
林康向来不信那些算命占卦看相之类,见他如此说,就笑道,“看来道长也要学《红楼梦》里的疯癫和尚和跛足道人,不知你有没有窥测天机、预测末来的通灵本事?”
  无尘道长正色道,“人有诸相,世人昏睡在红尘,彼此迷惑,忘记前世而不知今生。我在红尘之外,逍遥虚幻之间,自然明白些一二。再者,福至心灵,机缘巧合才会有所感悟。你信还是不信?”
林康见他说得严肃,便也收拾起来嬉笑,“我信,你算吧。”无尘道长问他,“你可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知道,父母告诉过我。” 林康将生辰八字告诉了无尘道长。
无尘道长用手沾了些酒水在桌子上画来画去,口中念念有词又掐指细算,然后微笑着轻声吟唱道,“此格推来气象真,爱情事业在其中;一生福禄天注定,磨得十年彰真情。”他轻拍双手,呵呵笑道,“小兄弟,你命里富贵无比,只是最近十年,爱情事业颇不顺利,要经过一番磨难万可寻觅到自己的爱情。”
  林康愣了一愣,问道,“十年,我有十年的磨难?那事业和爱情都要在这十年中遭受磨难?”“事业起步是颇多周折艰难,不过愈磨愈坚。”林康停了一下,又问,“那爱情呢?”“在这十年中,会有数位女子倾心于你,不过大都有缘无份,但其中有一个女人你一定要珍惜啊。”林康怔了一下,摇头笑道,“道长,你诳我吧。”
  无尘道长仰头大笑道,“学道之人,不打诳语。你信则有,不信则无。哈哈哈。”他举起酒杯向林康示意,“不谈这些了,喝酒,喝酒。”
  “有好酒为什么不请我来喝一杯?”话音刚落,门外走进一位头戴貂皮,身穿黑色皮衣的三十多岁中年男子。这人身材魁梧,方脸大耳,鼻端厚唇,剑眉浓黑,气度威严却不冷酷,面目柔慈而无媚态。威严和柔慈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竟然能在他身上完美地结合起来,浑然一体,真是不可想象。林康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望着那人暗自赞叹道,“真男人!”
  那人微笑着同林康握了一下手,自我介绍道,“鄙人姓谭,名援朝。”他的手大,厚而温暖。“刚才这位道长为你算的卦如何?”不待林康回答,谭援朝转过头向无尘道长笑道,“道长,您再为我算上一卦,好么?”
  无尘道长站起来,行了个道礼,说道,“贫道喜欢胡说八道,你信我?”“信!”谭援朝正色道,“求道长为我算上一卦,算算我的事业,再算算子----感情。”
  林康从旁边搬来一个木椅,对谭援朝笑道,“我们坐下来,边喝边聊。”谭援朝对他笑笑,说道,“我正有此意。刘海军,将车里的东北小烧给我拿来,我要同这两位朋友一醉方休。”走廊尽头站着四个穿黑衣服的人,他们神情肃穆,垂手侍立,见谭援朝喊,其中一人答应一声去车里取了两瓶自装的白酒过来。
  “去店里瞧睢,看有什么好吃的,全端上来,要快!”那位叫刘海军的人答应一声,去找店老板点菜去了。不一会儿,见老板亲自端着几盘菜恭敬地走过来,叫了一声,“谭经理,这是熊掌、燕窝、驼峰、鹿筋----。”“哈哈,做这么快,这么一会儿就做好了?”酒馆老板媚笑道,“听说您要来,我们早就预备好了,你一来就做了-----”他絮絮叨叨还要说,谭援朝一挥手,说“你下去吧。”店老板才讪笑着离去。
三人在那里边喝边聊。包括刚才那位叫刘海军的人在内的几个人都在门外,不苟言笑,垂手而立,一句话也不说。林康心里纳闷,这位老板不知做什么买卖的,将下属约束的这么严。他正在疑惑间,只听谭援朝对那些人说,“你们几个到其它屋子里暖和暖和,我叫你们时,你们才过来。”那几人听他如此说,答应一声,掩上走廊的木门,出去了。整个梅园只剩下他三人,吃酒赏梅,聊天。
 楼主| 发表于 2009-9-12 23: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坐而论道(3)


  几杯酒过后,谭援朝笑着对无尘道长说,“他们几个都走了,道长能不能为我算上一卦?占一下我的事业,再看看我的感情。”道长笑道,“从面相上看,您已经富贵非凡,还需要再看什么呢?我看算了吧。”谭援朝听他这么说,立刻正色道,“道长,我已经托很多人央求您为我算一卦了,去你居住的道观已经去了十多次,您总托辞不见。今天我跟着您跟到这儿来了,求您不要再托辞了,好不好?今天您如果不为算卦,今后你走到哪儿,我就走到哪儿,您就别想清静了。”
  林康见他如此恳求无尘道长,很是诧异,心想,“这么一个金贵的人,为何对这个破烂不堪的道士言淡恳切?想必这道长是个极厉害的人物,否则,他不会如此对他。”后来一想,不对,如此这道长是个厉害人物,刚才那店老板决不会因为几个酒钱就对他恶语相加。
  他正在思索间,无尘道长哈哈大笑道,“你真的这么信我这个疯癫的老道?”“真信,十年前,我刚从部队转业的时候,您为我算了一卦,极准。现在已过了十年,求道长再为我算上一卦。”
  无尘见他如此说,斟了一口酒,沉吟道:“人之生,皆由无而至有也;由无至有,必由有而返无也。你从无到有,以至到现在的富贵,与当年两手赤贫相比,已属天壤之别。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所以还要请你多做一些慈善,这样你就会更富贵。”谭援朝点点头说,“道长说的极是,这些年我一直在做善事,为贫困地区失学儿童和孤寡老人捐款捐物已两个亿---。”“好,好,这正是我所希望的。”
  “道长,你看看我的生辰八字,为我占上一卦吧。”无尘哈哈大笑,“贵人的生辰八字,世人少有,我岂能忘记?”他指着自己的胸口,“你的生辰八字已在我这里,不用再告诉我了。”谭援朝笑了,“谢谢道长,十年前你只为我算了事业,并没有看感情,嗯,今天能不能为我看看感情,比如爱情什么的。”
  无尘站起身来,望着飘飞的大雪,叹息一声,“人生于世,有情有智。有情,故人伦谐和而相温相暖;有智,故明理通达而理事不乱。情者,智之附也;智者,情之主也。以情通智,则人昏庸而事颠倒;以智统情,则人聪慧而事合度。情智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只是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多情总被无情恼。你命里合该多犯桃花,正有此劫数,非人力可转,还是顺其自然吧。再者,自然万物都是平衡统一,人也是这样,你事业上飞黄腾达,爱情或其它方面必会受些挫折,不会时时事事顺心,全合你意的。我就说的这么多,你自己参悟吧。喝完这杯酒,咱们就些告别,有缘时,我们还会相见。”说完,他仰头将杯中白酒一饮而尽,冲他们两人拱拱手,笑着就往外走。
  谭援朝和林康慌忙相送,央求他再呆一会儿,无尘笑道,是时候了,我应该走了。谭援朝高声喊,“刘海军,将钱拿来。”刘海军该了一声拿着一包鼓鼓的袋子跑了过来。道长站定,笑道,“出家人不需要这些阿堵物。”谭援朝恳求道,“道长还是拿着买些道袍吧。”“哈哈哈,我哪能用这么多?”
  店老板看着谭援朝将那么一大袋钱硬要送给道长,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无尘道长看到了,就笑道,“如果你真有此意,就将店里的酒钱为我结了吧。他生意人,做买卖不容易,容我白吃白喝了这么多天。”谭援朝点点头,吩咐刘海军将包里的钱悉数给了店老板。店老板目瞪口呆,张口结舌,愣在那里,不知所措。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容这位四处游荡的破道士吃过几天饭就可以得到这么多钱。他狠狠地掐了一下大腿,才知道不是做梦,慌忙接过来,对着谭援朝和无尘道长不停地鞠躬道谢。无尘道长呵呵笑着看了他一眼,飘然而去,一会儿消失在茫茫白雪之中。
  二人将无尘道长送去,回来让店老板将酒菜重新温了,又接着喝酒。此时雪停了,而梅花开得正烂漫。那些花如碧玉萼如翡翠的绿萼梅,有红颜淡妆的宫粉梅,有胭脂滴滴的朱砂梅,枝杆盘曲矫若游龙的龙游梅------,个个冲寒怒放,绚烂无比。两人隔着窗子喝酒赏梅,十分畅快,一瓶酒不知觉中已然见底。谭援朝喝得兴起,见酒底干了,喊刘海军再拿一斤小烧来。林康见他只喝小烧,非常纳闷,问道,“你不爱喝茅台等其它高级酒么,怎么只喝这小烧,而且还是东北的?”
  谭援朝哈哈大笑,“我十六岁被我父亲送到东北当兵时,就喝老乡酿制的这种粮食小烧,习惯了它辣喉咙的味道,再喝那些纯香的瓶装酒,又不习惯了。”林康惊喜道,“你在东北大兵?是东北的吗?我也是东北的。”谭援朝笑道,“我老家湖南的。老父亲以前在东北当兵,我长大后,又把我送到了东北,就这样,我也在那儿当兵了。现在转业了。”
  “那你现在做什么?”
  谭援朝哈哈笑道,“你看象做什么的?”
  林康摇摇头,说,“猜不出来。”
  “不要紧,猜一猜。”
  “老板。”
  “哦,老板,多的是,做哪行的?”
  “做企业贸易的吧。”
  谭援朝哈哈大笑,说道,“不错,我以前做过边货贸易,但现在不做了。”
  林康摇头道,“我真猜不出来。你就说吧。”
  “那好,你先罚酒一杯,我就告诉你。”
林康抑头将杯里的酒又一次干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9-12 23: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坐而论道(4)


  谭援朝压低声,神秘地说,“告诉你吧,我是抢钱的,专门抢那些有钱人。前几天还在郑州抢了五千万呢。”
  林康吓得目瞪口呆,直勾勾地望着他,自言自语道,“不能吧,你不象坏人哪。”
  “哦,你说我不象坏人?哈哈哈,”谭援朝听他这么说,心花怒放,哈哈大笑,将手中的酒也一饮而尽。“告诉你,我是怎么抢劫的啊。”他边讲边给林康倒酒,一晃见那瓶酒已然见底,便高声叫刘海军再拿一杯酒来。
  此时天已经渐渐黑了,外面雪还末停,谭援朝对来送酒的刘海军说,“今天晚上咱们不走了,你们几个到其它屋里睡觉吧。我在这儿和这个小兄弟要喝个通宵。”刘海军答应一声走了出去,告诉了店老板。店老板见这几位财神爷不走了,喜不自胜,将屋里暖气烧得旺旺的。
  “在中原大地,有一个地方,名叫南阳,那里土地肥沃,四季分明,特别适宜绿豆生长,是全国绿豆主产区。背靠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在郑州期货市场上,很快形成了一个专门从事绿豆期货交易的“南阳帮”。
  这些南阳帮来自当地的粮食部门,手中拥有大量的绿豆,因此以卖空为主。尤其是在绿豆的期货价格明显高于市场现货价格的时候,更是尽全力地做空。如果卖空赚钱了,他们平仓获利,其乐融融。一旦做错了方向,这些粮食部门便在当地大量买进实物绿豆进行套期保值,等到交割期之后,便在夜晚开着拖拉机轰隆隆地驶进城里的交易所。在郑州粮食期货交易所开设后,南阳帮发现这个包赚不赔的办法后,甚是得意。其他的主力机构对这帮土豹子一点办法也没有,于是南阳帮的胆量越来越大,开仓的合约数量也越来越大。
  前几个月,夏天的时候,有几个朋友来找我,说郑州期货市场非常热闹,一群国营企业的土豹子在做期货绿豆,根本没有风险意识,大家可以结伙,出其不意地劫一票生辰纲。
  为了慎重起见,我先派了个探子去摸摸水。探子回来说,‘钱多、人傻、速来’。于是,我就领着朋友带上钱去了郑州,在11月的一天突然发动闪电战,对他们‘逼空’。
  11月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南阳帮即使挖地三尺也无法找到大量的现货来交割。这样一来,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高位斩仓(即再高价买入);要么违约挨罚。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不管走哪条路,都只有把钱交出来。从10月份准备,到11月闪电战结束,不到一个月时间,净赚了5000万。”
  林康见他运筹帷幄,胜得酣畅淋漓,顿时心驰神往起来,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笑道,“谭大哥,真是厉害。我也知道你做什么生意了---期货。”谭援朝也哈哈大笑,将手中的酒也干了。
  “谭大哥,你做股票。如果做股票的话,我可以将我的导师介绍给你。”林康酒喝多了,舌头有些直。
  “谁呀,说来听听。”
  “他就是人称‘南张飞,北赵云’的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赵云狄。”
  “谁?”
  林康以为他没有听清,又说了一遍,“赵云锹,赵教授啊。”
  谭援朝听罢,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啊。”
  林康见他嘲讽自己的导师,心里不忿,“他是国内很有名的经济学家,既在大学里当教授,也做操盘手,还是X基金公司的总监,在国内很有名的。”
  谭援朝不屑道,“发表几篇论文就是很有名的经济学家?更遑论那论文是不是抄袭的。”他见林康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就笑道,“赵云狄只是纯技术派,对各式各样的K线图研究的很透彻,也做过支好股。如果从这点上称呼他为‘北赵云’,我是同意的。只可惜他这人有一个性格弱点,没有狼性,太过仁慈,没有将对手置于死地而痛击的勇气。他的那套,对付君子还可以,如果对付小人,必然会吃大亏。”
  林康无语,谭援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赵云狄确实有那么一些仁慈胸怀,经常说,“对他们不要赶尽杀绝,谁都要吃口饭的”。
  “散户害怕技术派,技术派害怕庄家,庄家害怕恶庄,恶庄害怕上市公司高管。这是一资本界的生物链,讲究的是弱肉强食,强者生存。在股市里要讲究三个字‘快、准、狠’。
  快,市场机会稍纵即逝,所以要有敏锐的洞察力的判断力,对政策理解快,对消息反应快,思维快,买与卖决不能犹豫不决拖泥带水。
  准,没有把握的时候决不轻易出手。做股票讲究成功率,谁的命中率高谁就可能成为高手。真正的股市高手并不是每日频频短炒的炒手,频频短炒的炒手绝成不了股市高手。股市高手绝不留恋于平日的小打小闹,高手讲究的是蓄而不发,一旦出手疾如闪电,抓住几次大行情则足已。
  狠,就是当大行情爆发时,敢于全力以赴,重仓出去,当行情到顶,即使你被套造成损失,敢于壮士断臂,要有“狠”劲及时割肉。
除此之外,你还要有广泛的关系,与食物链中金字塔顶上的上市公司高管达成统一阵线,共同进退,你才能生存,否则,就只有一条路,灭亡。
发表于 2009-9-13 21: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初入私募(1)

  几个月后,赵云狄给林康打电话,“林康,到金融街天宝大厦来。我在3805房间。”“我马上过去。”林康换了一套衣服后,打车去了金融街。
  金融街,位于西二环,离林康住的地方比较近,不需要多长时间就到。是一条集中银行、证券公司、其他金融机构及相应配套的酒店、商场等设施的大街,类似于美国的华尔街。
  “林康,来看一下办公室,怎么样?”赵云狄穿着黑色西装,打着一个红色的领带,显得很精神。
  “这么大的办公室,好气派。”林康不停地赞叹。他在宽大的鱼缸前站定,“呵,这么大,从哪儿弄的吧。”鱼缸里的水草柔柔地顺流摇摆,五颜六色的热带鱼在水草中成群结队游来游去。
  “他们在市场买的,怎么样,够派吧。来,林康,到另一个房间看看。”赵云狄招呼林康来到隔壁房间。这房间比赵云狄那间办公室略小一些,布置也很气派豪华。
  赵云狄笑眯眯地问林康:“漂亮吗?”林康笑道:“当然漂亮了。”“喜欢吗?”“喜欢!”“好!那这间办公室就是你的了。”林康吃了一惊,疑惑地望着赵云狄,说道,“怎么可能,我还要考研呢。”
  赵云狄好象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别考研了,来这儿帮我吧,正好你也可以在实战中学习。这比坐在学生课堂上当研究生,强多了。”他顿了一下,笑道,“我成立了一个工作室,投资咨询中心。”
  “你不当基金公司的总监了?”
  “不干了。有朋友找我,让我为他们操盘。怎么样,愿意不愿意过来帮我?”林康他知道赵云狄所说的工作室是什么样的机构,就是江湖上传说的私募。
  林康笑道,“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怎么能帮赵教授?”“你的盘感很好,嗯,应该说是直觉很好,前几次和你讨论过的股票都大涨了,让我赚了不少,是一个福将。哈哈,你是一块末经打磨的璞玉,一旦经过历练,将会光芒四射,让人不可目视。怎么样,跟着我干吧,你会成为一个成功的操盘手。”
  “真能这样?”
  “怎么,不相信自己?我可成心收你这个徒弟,看你愿意不愿意了。”赵云狄微笑着望着林康。他很是喜欢这个比自己一轮的年轻人,在他面前,自己不必伪装成高尚的教授和严肃的基金经理,就象一个多年的朋友,可以敞开心扉,倾心交流。所以赵云狄有什么事儿,都要找这个学生兼朋友的人,说一说。
  离开天宝大厦时,已到傍晚。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林康望着西边夕阳很红很大,彩霞漫天,心想,今后也许要忙了起来。
  周一上午上班时,赵云狄在会议室里开了一次全体会议。在会议上说,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工作室就算正始成立了。他将大家相互介绍认识了一下,并明确了每个人的分工。没有鲜花,没有鞭炮,没有嘉宾,没有仪式,就这样工作室静悄悄地成立了,对外名称是:“金鼎投资咨询中心”。赵云狄,总经理;林康是总经理助理。
表面上看,公司可供运作的资金并不是很多,但已有大量的资金实际上已经以其它公司或者个人的身份,悄然分布在各个营业厅的网点上。只待时机一到,这些潜伏的资金就会或前或后步调一致地向某只股票发起冲击。这些都要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完成。做为最高机密,这些情况只掌握在赵云狄手里,林康也仅仅知道一点点。
发表于 2009-9-13 21: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初入私募(3)

  王府井灯光通明,霓虹闪烁,一排排五彩明灯从楼顶拉下,一串串明灭闪烁。看到小吃街上垂涎欲滴的小吃,莫娴娴大喜过望,拉着林康挨着品尝。到一家卖麻辣烫的小店时,老板连汤带菜在一个小盆里端上来,在鸡架上撒满辣椒的汤里煮熟,然后再撒上芝麻,孜然,再加一勺密制的豆瓣酱,林康尝了一下味道果然鲜香异常。
  莫娴娴拿起一个洒满辣椒的鸡架,两手撕开,虎吞狼咽地坐在那儿大吃起来。林康没有见过,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孩子有如此可爱的吃相,看看她,又看看自己手中拿着的鸡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别动,”莫娴娴叫住林康,伸出白如凝脂的纤纤玉手将他嘴角边一个小小的芝麻揩下,然后笑道,“你的吃相也不比我好到哪儿去。”
  两人吃完后,莫娴娴又去买了两串糖葫芦,给林康一串,自己吃一串。
  “你的好吃吗?我尝尝。”莫娴娴不由分说,扳过林康的手中的糖葫芦咬了一口。“嗯,不错。你也尝尝我的。”说完,将糖葫芦放在林康嘴边,让他也尝尝。
  莫娴娴没有回中戏,在林康那儿住了,一人一屋。那晚,林康失眠了。
  赵云狄组建了自己的团队。他的团队成员,全都是业界精英,是他利用自己的关系,用高于原来在基金公司或其他私募几倍的年薪挖过来。他让团队对市场上1000多支股票按行行业做出了筛选,然后和林康对其中的几支股票再次甄选,最后确定了一支名叫罗邦股票作为目标。
  事前赵云狄还让他团队将罗邦股票进行了详细调查,包括他们公司的原料供应、销售网点、业绩、债务甚至每月电费多少都一一掌握了。这家公司,具有良好的信誉,管理还算规范,业绩也在业界数一数二。唯一不足的是罗邦股票,银行贷款较多,资产负债比例较大,不过现金流还算稳定,而且还具有很深的政府背景。
  “为什么要选这家股票?仅仅因为这家股票符合我们的建仓和拉升条件?”林康问。
  “不仅仅是,他们的高管,同我们老板是至交。嗯,同我去见见老板,这么长时间了,你也应该认识认识,他是个很有魄力的人。”
  “我去好吗?”
赵云狄生气了,瞪眼说道,“你是总经理助理啊,有什么不可以的。”
发表于 2009-9-13 21: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初入私募(4)

车出了城区,不一会儿就到了密云水库。在青山绿水间绕来绕去,转过一个山坳,忽然眼前一亮,在绿树掩映之中,有一幢红色的小楼依稀闪现。来到别墅前,赵云狄下车,到门房处说了几句,又打了个电话。趁此机会,林康细细地观看一番,看到别墅院前墙壁处镶嵌一块灰色石板,上面用隶处书写“桐院”二字。院里四周栽有着高高大大的梧桐树。这些梧桐依墙而植,挺直而高大,枝叶繁茂,阔阔大大的圆叶将这个小院都遮掩得荫凉一片。
赵云狄将车停在院里,偕林康穿过一大片树林,沿着小径,径直去了水库。大坝实在是高,沿着坝上的台阶,拾阶而上,良久才到坝顶。登临坝顶,豁然开朗,烟波浩淼,天水茫茫,湖面之上鱼船点点,库旁的各式建筑,隐现在青山绿水之中,恰似仙宫琼阁一般。“好一幅色彩斑斓的山水画卷。”林康暗暗赞道。
从坝顶另一侧又拾阶而下,走了一会儿,才在湖边看到有两位四十多岁左右气度不凡的人,坐在那儿寂然垂钓。赵云狄走到近前,悄然侍立,谦恭地站在那儿。林康也屏气凝神,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哦,云狄来啦。”倒是刚刚钓到鱼的一位戴眼镜的人发现了他俩,招呼他们过去。赵云狄笑道:“欧阳董事长,今天收获不小啊。”便走上前去帮那人将钓上的鱼儿放进水中的丝袋里。“不行啊,今天还没有杨董钓的多。”赵云狄笑着同杨董打个招呼。
欧阳路,是一家大型娱乐集团的总裁兼董事长,旗下有数家大型的电影公司、唱片公司、广告公司等。在国内娱乐界数一数二,是位响当当的风云人物。
几人说笑一番,欧阳路和赵一鸣将鱼杆放下,走到后面的树萌之中。那儿有一个圆桌,桌上有一精致的陶瓷茶壶,和几个小巧的茶杯,旁边还摆有有一副围棋。
几人闲聊了几句后,欧阳问:“报告带来了?”赵云狄将报告拿出,递给他。谁知他看也不看,对赵云狄说:“这报告我看也没有什么意思,你是个老操盘手,是个经济学家,还当过基金经理,应该比我懂。罗邦公司高管那边已经说好了,你放心去做吧。”
赵云狄很些激动,“放心吧,欧阳董事长,我一定做好。”“呵呵,你现在不要说这些,我要的是成绩,是收益。明白吗?”
“明白,我一定做好。”
“好吧,按你的计划去做吧。”
罗邦公司是一家很有名的药业公司,其公司的股票一直在底部盘整,看不出有大资金介入的迹象。况且公司的内部人物有合作的愿望,而且以前曾经合作过。这一点对操盘计划到关重要。
那一年夏天,中国资本市场暗潮涌动,欧阳和几位朋友经过几番深思熟虑,细致斟酌后,决定聘请有“北赵云”之称的赵云狄做操盘手,成立这家投资公司。
在人们已经将股市遗忘的时候,诸不知已经有一些先知先觉的资金悄然无声地进入股市,潜伏在心仪的股票之中。而赵云狄们就是其中之一。
方案通过后,赵云狄正式开仓了。他在发出第一个买入指令时,嗓子紧紧的,手略微有些哆嗦。他知道这是大战前紧张的兴奋。
在人员安排、资金调拨、媒体公关、市场策划、公司分析和时机推演等各各方面,赵云狄都已作了细致安排和部署。买股尤如打仗,战役开始之前,一定要侦查,猎取情报,安排内线,查看地形,部署力量,建立预备队等等,这样才能做到“知已知彼,百战不殆”。
这么多年来,本次狙击罗邦股票的计划,是他做的最好,考虑最为周详的一次。但这么多的资金和统筹繁琐的安排布置,对于他来说确实是第一次。之前在基金公司,有投资总监、顾问,有基金经理,而他要做的只是下达分段任务而已。投资不佳,有基金公司顶着,损失的是基民的钱,他的工资一分钱都不会少,不同的只是年底的奖金多寡而已。
此次与以往却是大为不同,他不仅仅是三军统帅,而且还是具体战斗的将领。失败,失去信任和数额巨大的报酬,还有自己的声誉。因些,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更多的是兴奋和期待。
在“试盘”阶段,他需要先通过市场的反应来试探是否有大资金潜伏在罗邦股票当中,而后才能一步一步实施自己的计划。
风平浪静的海面下,诸不知早已经暗流涌动,波涛汹涌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9-14 17: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初入私募(1)

  几个月后,赵云狄给林康打电话,“林康,到金融街天宝大厦来。我在3805房间。”“我马上过去。”林康换了一套衣服后,打车去了金融街。
  金融街,位于西二环,离林康住的地方比较近,不需要多长时间就到。是一条集中银行、证券公司、其他金融机构及相应配套的酒店、商场等设施的大街,类似于美国的华尔街。
  “林康,来看一下办公室,怎么样?”赵云狄穿着黑色西装,打着一个红色的领带,显得很精神。
  “这么大的办公室,好气派。”林康不停地赞叹。他在宽大的鱼缸前站定,“呵,这么大,从哪儿弄的吧。”鱼缸里的水草柔柔地顺流摇摆,五颜六色的热带鱼在水草中成群结队游来游去。
  “他们在市场买的,怎么样,够派吧。来,林康,到另一个房间看看。”赵云狄招呼林康来到隔壁房间。这房间比赵云狄那间办公室略小一些,布置也很气派豪华。
  赵云狄笑眯眯地问林康:“漂亮吗?”林康笑道:“当然漂亮了。”“喜欢吗?”“喜欢!”“好!那这间办公室就是你的了。”林康吃了一惊,疑惑地望着赵云狄,说道,“怎么可能,我还要考研呢。”
  赵云狄好象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别考研了,来这儿帮我吧,正好你也可以在实战中学习。这比坐在学生课堂上当研究生,强多了。”他顿了一下,笑道,“我成立了一个工作室,投资咨询中心。”
  “你不当基金公司的总监了?”
  “不干了。有朋友找我,让我为他们操盘。怎么样,愿意不愿意过来帮我?”林康他知道赵云狄所说的工作室是什么样的机构,就是江湖上传说的私募。
  林康笑道,“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怎么能帮赵教授?”“你的盘感很好,嗯,应该说是直觉很好,前几次和你讨论过的股票都大涨了,让我赚了不少,是一个福将。哈哈,你是一块末经打磨的璞玉,一旦经过历练,将会光芒四射,让人不可目视。怎么样,跟着我干吧,你会成为一个成功的操盘手。”
  “真能这样?”
  “怎么,不相信自己?我可成心收你这个徒弟,看你愿意不愿意了。”赵云狄微笑着望着林康。他很是喜欢这个比自己一轮的年轻人,在他面前,自己不必伪装成高尚的教授和严肃的基金经理,就象一个多年的朋友,可以敞开心扉,倾心交流。所以赵云狄有什么事儿,都要找这个学生兼朋友的人,说一说。
  离开天宝大厦时,已到傍晚。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林康望着西边夕阳很红很大,彩霞漫天,心想,今后也许要忙了起来。
  周一上午上班时,赵云狄在会议室里开了一次全体会议。在会议上说,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工作室就算正始成立了。他将大家相互介绍认识了一下,并明确了每个人的分工。没有鲜花,没有鞭炮,没有嘉宾,没有仪式,就这样工作室静悄悄地成立了,对外名称是:“金鼎投资咨询中心”。赵云狄,总经理;林康是总经理助理。
表面上看,公司可供运作的资金并不是很多,但已有大量的资金实际上已经以其它公司或者个人的身份,悄然分布在各个营业厅的网点上。只待时机一到,这些潜伏的资金就会或前或后步调一致地向某只股票发起冲击。这些都要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完成。做为最高机密,这些情况只掌握在赵云狄手里,林康也仅仅知道一点点。
 楼主| 发表于 2009-9-14 17:28: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初入私募(3)

  王府井灯光通明,霓虹闪烁,一排排五彩明灯从楼顶拉下,一串串明灭闪烁。看到小吃街上垂涎欲滴的小吃,莫娴娴大喜过望,拉着林康挨着品尝。到一家卖麻辣烫的小店时,老板连汤带菜在一个小盆里端上来,在鸡架上撒满辣椒的汤里煮熟,然后再撒上芝麻,孜然,再加一勺密制的豆瓣酱,林康尝了一下味道果然鲜香异常。
  莫娴娴拿起一个洒满辣椒的鸡架,两手撕开,虎吞狼咽地坐在那儿大吃起来。林康没有见过,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孩子有如此可爱的吃相,看看她,又看看自己手中拿着的鸡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别动,”莫娴娴叫住林康,伸出白如凝脂的纤纤玉手将他嘴角边一个小小的芝麻揩下,然后笑道,“你的吃相也不比我好到哪儿去。”
  两人吃完后,莫娴娴又去买了两串糖葫芦,给林康一串,自己吃一串。
  “你的好吃吗?我尝尝。”莫娴娴不由分说,扳过林康的手中的糖葫芦咬了一口。“嗯,不错。你也尝尝我的。”说完,将糖葫芦放在林康嘴边,让他也尝尝。
  莫娴娴没有回中戏,在林康那儿住了,一人一屋。那晚,林康失眠了。
  赵云狄组建了自己的团队。他的团队成员,全都是业界精英,是他利用自己的关系,用高于原来在基金公司或其他私募几倍的年薪挖过来。他让团队对市场上1000多支股票按行行业做出了筛选,然后和林康对其中的几支股票再次甄选,最后确定了一支名叫罗邦股票作为目标。
  事前赵云狄还让他团队将罗邦股票进行了详细调查,包括他们公司的原料供应、销售网点、业绩、债务甚至每月电费多少都一一掌握了。这家公司,具有良好的信誉,管理还算规范,业绩也在业界数一数二。唯一不足的是罗邦股票,银行贷款较多,资产负债比例较大,不过现金流还算稳定,而且还具有很深的政府背景。
  “为什么要选这家股票?仅仅因为这家股票符合我们的建仓和拉升条件?”林康问。
  “不仅仅是,他们的高管,同我们老板是至交。嗯,同我去见见老板,这么长时间了,你也应该认识认识,他是个很有魄力的人。”
  “我去好吗?”
赵云狄生气了,瞪眼说道,“你是总经理助理啊,有什么不可以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9-22 14: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初入私募(4)

车出了城区,不一会儿就到了密云水库。在青山绿水间绕来绕去,转过一个山坳,忽然眼前一亮,在绿树掩映之中,有一幢红色的小楼依稀闪现。来到别墅前,赵云狄下车,到门房处说了几句,又打了个电话。趁此机会,林康细细地观看一番,看到别墅院前墙壁处镶嵌一块灰色石板,上面用隶处书写“桐院”二字。院里四周栽有着高高大大的梧桐树。这些梧桐依墙而植,挺直而高大,枝叶繁茂,阔阔大大的圆叶将这个小院都遮掩得荫凉一片。
赵云狄将车停在院里,偕林康穿过一大片树林,沿着小径,径直去了水库。大坝实在是高,沿着坝上的台阶,拾阶而上,良久才到坝顶。登临坝顶,豁然开朗,烟波浩淼,天水茫茫,湖面之上鱼船点点,库旁的各式建筑,隐现在青山绿水之中,恰似仙宫琼阁一般。“好一幅色彩斑斓的山水画卷。”林康暗暗赞道。
从坝顶另一侧又拾阶而下,走了一会儿,才在湖边看到有两位四十多岁左右气度不凡的人,坐在那儿寂然垂钓。赵云狄走到近前,悄然侍立,谦恭地站在那儿。林康也屏气凝神,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哦,云狄来啦。”倒是刚刚钓到鱼的一位戴眼镜的人发现了他俩,招呼他们过去。赵云狄笑道:“欧阳董事长,今天收获不小啊。”便走上前去帮那人将钓上的鱼儿放进水中的丝袋里。“不行啊,今天还没有杨董钓的多。”赵云狄笑着同杨董打个招呼。
欧阳路,是一家大型娱乐集团的总裁兼董事长,旗下有数家大型的电影公司、唱片公司、广告公司等。在国内娱乐界数一数二,是位响当当的风云人物。
几人说笑一番,欧阳路和赵一鸣将鱼杆放下,走到后面的树萌之中。那儿有一个圆桌,桌上有一精致的陶瓷茶壶,和几个小巧的茶杯,旁边还摆有有一副围棋。
几人闲聊了几句后,欧阳问:“报告带来了?”赵云狄将报告拿出,递给他。谁知他看也不看,对赵云狄说:“这报告我看也没有什么意思,你是个老操盘手,是个经济学家,还当过基金经理,应该比我懂。罗邦公司高管那边已经说好了,你放心去做吧。”
赵云狄很些激动,“放心吧,欧阳董事长,我一定做好。”“呵呵,你现在不要说这些,我要的是成绩,是收益。明白吗?”
“明白,我一定做好。”
“好吧,按你的计划去做吧。”
罗邦公司是一家很有名的药业公司,其公司的股票一直在底部盘整,看不出有大资金介入的迹象。况且公司的内部人物有合作的愿望,而且以前曾经合作过。这一点对操盘计划到关重要。
那一年夏天,中国资本市场暗潮涌动,欧阳和几位朋友经过几番深思熟虑,细致斟酌后,决定聘请有“北赵云”之称的赵云狄做操盘手,成立这家投资公司。
在人们已经将股市遗忘的时候,诸不知已经有一些先知先觉的资金悄然无声地进入股市,潜伏在心仪的股票之中。而赵云狄们就是其中之一。
方案通过后,赵云狄正式开仓了。他在发出第一个买入指令时,嗓子紧紧的,手略微有些哆嗦。他知道这是大战前紧张的兴奋。
在人员安排、资金调拨、媒体公关、市场策划、公司分析和时机推演等各各方面,赵云狄都已作了细致安排和部署。买股尤如打仗,战役开始之前,一定要侦查,猎取情报,安排内线,查看地形,部署力量,建立预备队等等,这样才能做到“知已知彼,百战不殆”。
这么多年来,本次狙击罗邦股票的计划,是他做的最好,考虑最为周详的一次。但这么多的资金和统筹繁琐的安排布置,对于他来说确实是第一次。之前在基金公司,有投资总监、顾问,有基金经理,而他要做的只是下达分段任务而已。投资不佳,有基金公司顶着,损失的是基民的钱,他的工资一分钱都不会少,不同的只是年底的奖金多寡而已。
此次与以往却是大为不同,他不仅仅是三军统帅,而且还是具体战斗的将领。失败,失去信任和数额巨大的报酬,还有自己的声誉。因些,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更多的是兴奋和期待。
在“试盘”阶段,他需要先通过市场的反应来试探是否有大资金潜伏在罗邦股票当中,而后才能一步一步实施自己的计划。
风平浪静的海面下,诸不知早已经暗流涌动,波涛汹涌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9-22 14: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横起波澜(1)

这一段林康的任务是跑报社和银行,联络关系。报社是各种信息汇集之地,有些细小信息看起来丝毫不起眼,但如果捅到市场上,将会掀起万丈波涛,数十亿、百亿资金瞬息之间就可得到或者失去。因此大的庄家,对于各大报社丝毫不会放弃,一定会安插自己的心腹和亲信于其间,以防万一。
林康和赵云狄与各大报社的主编和记者聚餐和搞联谊会,举办一些歌咏、登山或者球赛之类,一点一滴地培养和巩固感情。赵云狄在基金公司当总监时就已经与各大报社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而现在只不过是保持这种感情而已。
周五下午,赵云狄让林康邀请了几位资深财经记者吃饭,自己在公司看盘。奇怪的是,聚餐时,赵云狄竟没来。这让林康很诧异。他给赵云狄打电话,赵云狄好象很烦的样子,说,“我现在有急事儿,去不了,你陪他们吃吧。”
由于都是相熟的记者,喝酒时,林康不由得多喝了几杯,回到家,躺在厅里的沙发上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莫娴娴回来,见林康睡在厅里,脸红红的,感觉很奇怪,问道,“咦,你病了么,脸怎么这么红?”她将手贴在林康额头上,皱眉道,“也不发烧啊”。
林康早已醒来,见莫娴娴将温润的小手放在自己额头,心里一荡,恨不得自己立刻感冒发烧。可是此时此刻并不发烧,他急中升智,故意呻吟道,“我肚子疼。”
“肚子疼?是不是吃坏东西了?”莫娴娴有些慌了,将手放在他肚子上,问,“是这儿吗?”她的小手温柔滑腻,林康心神激荡,口中呻吟不绝,假装很痛的样子,“对,对,就那儿,哎哟,哎哟,疼死我了。”
莫娴娴是个美貌异常的漂亮女孩儿,林康又是个未经人事的精壮小伙,她将小手放在林康的腹部慢慢揉搓,岂不是为干柴加了把烈火?林康如何自持?不知觉间,林康已想入非非,心想,“我这肚子真疼就好了,而且永远也不要好,一直让她揉下去。”
莫娴娴慢慢揉着,见他不呻吟了,以为自己揉搓起了作用,想自夸几句,突然之间见林康短裤下面微微有些突兀,脸上一红,起身道,“你,给我起来!”
林康正在神游太虚,恍惚中携着美女正欲共赴巫山,不料平地一声闷雷,又将他打回人间。他睁开眼,见莫娴娴站在那儿,粉脸绯红,欲羞欲嗔地站在那儿,就问道,“怎么不揉了你?”
“你――――――,坏人!欺负我!”莫娴娴一跺脚,转身回到屋里,将门怦地一声关上。片刻间又走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提包。
“你,你要去哪儿,上课去么?”
“我回学校,不在这儿住了。”
“为什么啊?”
“这儿的有流氓。”
林康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尴尬万分。
莫娴娴提包要走,只是想观察一下林康的举动,此时见他神情大为紧张,心里暗喜不已,就故意板着脸说,“你欺负我,该当何罪?”
林康嗫嘘道,“我,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只认错,就想这么了解?”
“那,怎么办?”
“你得请我吃饭,向我陪罪。”
“好,好,我请,我请。”
莫娴娴见他一副呆模样,围着自己团团转,心里大乐,心里一软,说道,“上次你请了我吃饭――――――――,这次不用你请了,我请你。”说完,她笑靥如花,望着林康。
林康见她一会儿冰冷如霜,一会儿笑靥如花。实在搞不懂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叹息道,“真不愧是学表演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高校排名 上海高校排名 天津高校排名 重庆高校排名 广东高校排名 江苏高校排名 山东高校排名
河南高校排名 浙江高校排名 河北高校排名 辽宁高校排名 四川高校排名 湖北高校排名 福建高校排名
广西高校排名 湖南高校排名 黑龙江高校排名 安徽高校排名 江西高校排名 吉林高校排名 云南高校排名
陕西高校排名 山西高校排名 内蒙古高校排名 新疆高校排名 贵州高校排名 甘肃高校排名 海南高校排名
青海高校排名 宁夏高校排名 西藏高校排名 香港高校排名 澳门高校排名 台湾高校排名 TOP100高校排名
安徽农业大学论坛
安徽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安徽医科大学论坛
安徽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工程大学论坛
安徽科技学院论坛
安徽大学论坛
安徽工业大学论坛
安徽中医药大学论坛
安庆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财经大学论坛
安徽理工大学论坛
合肥师范学院论坛
合肥学院论坛
合肥工业大学论坛
淮北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论坛
北京农学院论坛
北京城市学院论坛
北京舞蹈学院论坛
北京电影学院论坛
北京吉利学院论坛
北京服装学院论坛
北京印刷学院论坛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论坛
北京警察学院论坛
北京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民族大学论坛
北京体育大学论坛
北京工商大学论坛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北京化工大学论坛
北京联合大学论坛
中央戏剧学院论坛
中央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科学院大学论坛
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中国音乐学院论坛
首都医科大学论坛
中央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信息大学论坛
现代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医科大学论坛
首都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药科大学论坛
中国社会科学院论坛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中央财经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论坛
中国政法大学论坛
中华女子学院论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论坛
外交学院论坛
中央民族大学论坛
华北电力大学论坛
北方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交通大学论坛
北京大学论坛
清华大学论坛
国际关系学院论坛
中国石油大学论坛
北京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林业大学论坛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北京师范大学论坛
北京邮电大学论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北京外国语大学论坛
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中国传媒大学论坛
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福建农林大学论坛
福建医科大学论坛
福州师范大学论坛
福建工程学院论坛
福建中医药大学论坛
福州大学 论坛
华侨大学论坛
集美大学论坛
闽江大学论坛
闽南师范大学论坛
闽南理工学院论坛
莆田学院论坛
泉州师范学院论坛
厦门大学 论坛
厦门理工学院论坛
仰恩大学论坛
兰州工业学院论坛
兰州交通大学论坛
兰州大学论坛
兰州财经大学论坛
西北师范大学论坛
西北民族大学论坛
东莞理工学院论坛
广州美术学院论坛
广东女子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医科大学论坛
广东海洋大学论坛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论坛
广东药学院论坛
广东金融学院论坛
广东财经大学论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论坛
广东工业大学论坛
广州工商学院论坛
广州商学院论坛
广州医科大学论坛
广州体育学院论坛
广州中医药大学论坛
惠州学院论坛
岭南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培正学院论坛
华南农业大学论坛
韶关学院论坛
南方医科大学论坛
南方科技大学论坛
广州大学论坛
暨南大学论坛
华南师范大学 论坛
华南理工大学 论坛
深圳大学 论坛
中山大学 论坛
汕头大学论坛
五邑大学论坛
星海音乐学院论坛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论坛
肇庆学院论坛
桂林理工大学论坛
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广西大学论坛
广西师范大学论坛
广西财经学院论坛
南宁职业学院论坛
贵州师范大学论坛
贵州大学论坛
海南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海口经济学院论坛
海南外国语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经贸学院论坛
海南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医学院论坛
海南师范大学论坛
海南软件职业学院论坛
琼州学院论坛
海南大学论坛
河北大学论坛
河北农业大学论坛
河北工程大学论坛
河北医科大学论坛
河北师范大学论坛
河北科技大学论坛
河北工业大学论坛
河北经贸大学论坛
河北理工大学论坛
唐山大学论坛
石家庄经济学院论坛
唐山师范学院论坛
燕山大学论坛
河南科技大学论坛
河南农业大学论坛
河南师范大学论坛
河南大学论坛
黄河科技学院论坛
河南工程学院论坛
河南中医学院论坛
河南理工大学论坛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南阳师范学院论坛
郑州大学论坛
郑州轻工业学院论坛
哈尔滨商业大学论坛
黑龙江科技大学论坛
黑龙江中医药学院论坛
哈尔滨工程大学论坛
哈尔滨医科大学论坛
哈尔滨师范大学论坛
哈尔滨学院论坛
哈尔滨理工大学论坛
东北农业大学论坛
东北林业大学论坛
东北石油大学论坛
齐齐哈尔大学论坛
黑龙江大学论坛
哈尔滨工业大学 论坛
华中师范大学 论坛
中国地质大学 论坛
汉口学院论坛
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湖北经济学院论坛
湖北工业大学论坛
湖北中医药大学 论坛
湖北美术学院论坛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论坛
湖北大学论坛
湖北民族学院论坛
华中科技大学 论坛
华中农业大学论坛
江汉大学论坛
中南民族大学论坛
武汉音乐学院 论坛
武汉工业学院论坛
武汉大学论坛
武汉理工大学论坛
武汉体院学院论坛
武汉工程大学 论坛
武汉工商学院论坛
武汉纺织大学论坛
武汉科技大学论坛
武昌理工学院论坛
长江大学论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长沙学院论坛
中南大学论坛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论坛
长沙理工大学论坛
湖南农业大学论坛
湖南工程学院论坛
湖南师大论坛
湖南商学院论坛
湖南科技大学论坛
湖南文理学院论坛
湖南中医药大学论坛
湖南工业大学论坛
衡阳师范学院论坛
吉首大学论坛
国防科技大学论坛
南华大学论坛
湖南大学论坛
湘潭大学论坛
长春工程大学论坛
长春大学论坛
长春工业大学论坛
长春理工大学论坛
吉林农业大学论坛
吉林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吉林大学论坛
东北电力大学论坛
东北师范大学论坛
延边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徐州)论坛
常州大学论坛
河海大学论坛
淮阴工学院论坛
淮阴师范学院论坛
江苏师范大学论坛
江苏科技大学论坛
南京审计学院论坛
南京体育学院论坛
南京农业大学论坛
南京林业大学论坛
南京工程学院论坛
南京医科大学论坛
南京师范大学论坛
南京财经大学论坛
南京邮电大学论坛
南京理工大学论坛
南京工业大学论坛
南京晓庄学院论坛
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南通大学论坛
南京艺术学院论坛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论坛
苏州工艺美术学院论坛
东南大学论坛
苏州工业学院论坛
苏州大学论坛
江南大学 论坛
江苏大学论坛
苏州科技学院论坛
南京大学论坛
盐城工业学院论坛
扬州职业大学论坛
扬州大学 论坛
东华理工大学论坛
华东交通大学论坛
景德镇陶瓷学院论坛
九江学院论坛
江西师范大学论坛
江西财经论坛
江西理工大学论坛
江西科技学院论坛
南昌航空大学论坛
南昌大学论坛
南昌理工学院论坛
井冈山大学论坛
新余学院论坛
宜春学院论坛
大连医科大学论坛
大连交通大学论坛
大连海事论坛
大连工业大学论坛
大连大学论坛
大连外国语学院论坛
大连理工大学论坛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东北财经大学论坛
鲁迅美术学院论坛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论坛
辽宁工业大学论坛
辽宁师范大学论坛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辽宁大学论坛
辽宁中医院大学论坛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论坛
辽宁科技大学论坛
东北大学论坛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沈阳工程学院论坛
沈阳建筑大学论坛
沈阳工业大学论坛
沈阳农业大学论坛
沈阳音乐学院论坛
沈阳理工大学论坛
沈阳医学院论坛
沈阳师范大学论坛
沈阳药科大学论坛
沈阳大学论坛
沈阳化工大学论坛
内蒙古农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电子信息学院论坛
内蒙古财经学院论坛
内蒙古化工职业学院论坛
内蒙古机电学院论坛
内蒙古医学院论坛
内蒙古师范大学论坛
内蒙古大学论坛
内蒙古工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论坛
北方民族大学论坛
宁夏大学论坛
聊城大学论坛
鲁东大学论坛
临沂大学论坛
中国海洋大学论坛
青岛农业大学论坛
青岛理工大学论坛
青岛大学论坛
曲阜师范大学论坛
青海师范大学论坛
齐鲁师范学院论坛
齐鲁工业大学论坛
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论坛
青岛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农业大学论坛
山东艺术学院论坛
山东城建学院论坛
山东交通学院论坛
山东建筑大学论坛
山东师范大学论坛
山东警察学院论坛
山东大学 论坛
山东财经大学论坛
山东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理工大学论坛
山东政法学院论坛
山东中医药大学论坛
山东工商学院论坛
济南大学论坛
烟台大学论坛
中北大学论坛
山西建筑职业学院论坛
山西农业大学论坛
山西医科大学论坛
山西大学论坛
山西财经大学论坛
山西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太原工业学院论坛
太原师范学院论坛
太原科技大学论坛
太原理工大学论坛
宝鸡文理学院论坛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论坛
西北工业大学 论坛
西北大学论坛
西北政法大学论坛
西安思源学院论坛
陕西师范大学论坛
陕西科技大学论坛
陕西中医药大学论坛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西安美术学院论坛
长安大学论坛
西安外事学院论坛
西安工业大学论坛
西安财经学院论坛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欧亚学院论坛
西京学院论坛
西安外国语大学论坛
西安邮电学院论坛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交通大学论坛
西安工程大学论坛
西安石油大学论坛
西安科技大学论坛
延安大学论坛
上海震旦学院论坛
东华大学论坛
华东师范大学论坛
华东政法大学论坛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上海东海学院论坛
上海建桥学院论坛
上海立信会计学院论坛
上海杉达学院论坛
上海商学院论坛
上海电机学院论坛
上海海关学院论坛
上海音乐学院论坛
上海金融学院论坛
上海电力学院论坛
上海外国语大学论坛
上海旅游专科学校论坛
上海海事大学论坛
上海师范大学论坛
上海海洋大学论坛
上海科技大学论坛
上海大学论坛
上海城建学院论坛
上海财经大学论坛
上海政法大学论坛
上海中医药大学论坛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论坛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论坛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论坛
上海戏剧学院论坛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论坛
上海健康医学院论坛
上海体育学院论坛
天华学院论坛
上海理工大学论坛
复旦大学论坛
上海交通大学 论坛
同济大学论坛
成都艺术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文理学院论坛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成都师范学院论坛
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体育学院论坛
成都纺织专科学校论坛
成都工业学院论坛
成都学院论坛
成都理工大学论坛
成都医学院论坛
成都信息工程学院论坛
西华师范大学论坛
锦城学院论坛
乐山师范学院论坛
泸州医学院论坛
绵阳师范学院论坛
内江师范学院论坛
川北医学院论坛
四川建筑学院论坛
四川音乐学院论坛
四川美术学院论坛
四川传媒学院论坛
四川警察学院论坛
四川工商学院论坛
四川旅游学院论坛
锦江学院论坛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四川农业大学论坛
四川师范大学论坛
四川工业科技学院论坛
四川邮电学院论坛
四川文理学院论坛
四川文化艺术学院论坛
四川理工学院论坛
四川水利职业学院论坛
西南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民族大学论坛
西南科技大学论坛
成都中医药大学论坛
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南财经大学论坛
西南石油大学论坛
西南交通大学论坛
四川大学论坛
西华大学论坛
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宜宾学院论坛
四川影视学院论坛
中国民航大学论坛
天津美术学院论坛
天津农学院论坛
天津音乐学院论坛
天津商业大学论坛
天津外国语大学论坛
天津医科大学论坛
天津师范大学论坛
天津工业大学论坛
天津城市建设大学论坛
天津财经大学论坛
天津体育学院论坛
天津理工大学论坛
天津中医药大学论坛
天津科技大学论坛
南开大学 论坛
天津大学 论坛
香港大学论坛
石河子大学论坛
新疆医科大学论坛
新疆财经大学论坛
昆明医科大学论坛
昆明理工大学论坛
云南农业大学论坛
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云南大学论坛
云南财经大学论坛
玉溪师范学院论坛
中国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计量学院论坛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杭州师范大学论坛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宁波大学论坛
宁波理工学院论坛
温州大学论坛
浙江农林大学论坛
浙江中医药大学论坛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浙江外国语学院论坛
浙江经贸学院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论坛
浙江海洋学院论坛
浙江树人大学论坛
浙江大学论坛
浙江工业大学论坛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论坛
浙江理工大学论坛
浙江财经学院论坛
浙江传媒学院论坛
浙江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通信学院论坛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电力高专论坛
重庆工业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警察学院论坛
重庆房地产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融智学院论坛
重庆三峡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论坛
重庆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理工大学论坛
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医药学院论坛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后勤工程学院论坛
四川外国语大学论坛
第三军医大学论坛
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重庆大学论坛
重庆师范大学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论坛
重庆邮电大学论坛
西南政法大学 论坛
重庆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大学论坛
长江师范学院论坛
家庭车论坛
考研论坛论坛
论文网论坛
留学去论坛论坛
个个游论坛
觅优工作网论坛
大学综合信息网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20-2-18 02:53 , Processed in 0.28469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